一堆乱码君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我读小说网wo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听见江月照的话,黑衣叶忘营即便又恢复了平静无波的表情,可冷白色的面皮却泛起了一层薄红。

江月照对他身份的怀疑程度已经到达了顶峰。

如此不正经,怎么可能会是叶忘营。

她举着剑不动,扭头看向白衣叶忘营:“我觉得你是真的,要不然我们趁现在把他绑起来吧,省得他再作妖。”

白衣叶忘营点了点头,从储物袋里掏出足有两指宽的绳索。

黑衣叶忘营看着两人的动作,抿起嘴唇,掀起黑色上衣,内里是雪白里衣,他道:“江月照,你仔细看看。”

白色里衣已经被血迹染红,周边还有几个烧焦的洞,血肉模糊,足以看出下手人的毫不留情。

“他偷袭了我。”

白衣叶忘营神色冰冷,也不甘示弱,背过身去。

他穿的是白衣,不需要再做什么,血迹便格外明显,在距离心脏很近的地方,血迹已经渗透了大半件衣服。

两人身上都有伤,江月照尝试理解:“这是你们互殴导致的?因为看见了两个相似的人,彼此都认为对方是假的,而且看伤势,你们的实力也在伯仲之间。”

两人点头,再对视一眼,又看向江月照,似乎是在等她定夺。

她眉头紧皱,若是黑衣叶忘营是假的,那也模仿的太粗劣了,真正的叶忘营怎么可能打不过呢?

可若是要她去怀疑毫无疑点的白衣叶忘营,她也无法做到。

......

江月照突然把月华收入剑鞘,她一改刚刚的警惕,退后两步,酒窝又出现在嘴角。

“你们看我干嘛?难道还等我我给你们断案不成?我跟你们可不熟。”

江月照说的不假,她失忆了,确实不够了解叶忘营,呆在宗门的三个月里,除了醒来的第一天,江月照见过叶忘营,除此之后江月照都沉浸在林羽婉严酷的训练中。

她再次看了眼测定仪,两个小点动也未动,距离他们进入秘境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已经可以基本排除两人真的是在原地不动的可能。

难不成是她出问题了?

他们这支队伍的目的,可不是一进秘境就被困在起点的。

不急,江月照告诉自己,心中的焦躁逐渐褪去,她强迫自己以更理智的眼光看待两个叶忘营。

她看向笔直站在她面前,沉默看她的叶忘营们,杏眸依旧圆润,可圆钝感却减去很多,带有剑茧的手指缠绕上耳边发丝,她笑起来,带点狡黠:“你们看起来很需要我的肯定,不如来试试讨好我?”

“身为我的挚友,知道我的喜好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眼下两人受伤都很重,自己未必打不过他们,而且自己后手很多。

而且他们应该是不想她死的,不然也不会在一开始提醒她,帮她挡伤。

江月照摩挲着储物戒指,里面有不少法宝,够她保自己一命。

白衣叶忘营上前两步,视线往下,看向她手上渗血的手臂,没再提灭痕丹的事,他试探着搭上江月照的手臂。

江月照没躲,熟悉的灼热与麻痒感传来,叶忘营又在给她疗伤,如江月照深入进其记忆时一样。

约莫半刻钟后,她的伤口已经结痂趋向愈合。

白衣叶忘营神色不变,问:“还疼吗?”

江月照冲他笑,颊边酒窝若隐若现:“多谢,好多了。”

她又把视线转到另一个叶忘营身上,问他:“你呢?没什么表示吗?”

黑衣叶忘营沉默把白衣挤开,手掌微张,一方白帕子就出现在眼前,他一边为江月照包扎伤口,一边想用灵力探入江月照的经脉。

江月照及时止住,也笑:“打住,还不确定你是不是真的呢。”

经脉对修士来说,重要性不亚于丹田识海,要是叶忘营动点手脚,她可不就全任由他们摆布了?

黑衣叶忘营又露出那种略微委屈的表情。

本来这种表情是很正常的,可偏生叶忘营本来的表情太过于恒长不变,因此有任何细微变化都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江月照受不了他做出这种表情:“停停停......”

他们这边还未分辨出谁真谁假来,异变却陡生。

窸窸窣窣的细碎声响再次浮现,大地都开始震颤起来。

黑衣叶忘营与白衣叶忘营同时行动,站在江月照身前。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