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行宫避暑的日子过得很快,转眼便已入了秋,山上气候很是宜人,一阵清风拂过,卷走了夏日残留的余热,林清羽站着书架旁,专心整理自己的医书,明日她们就要启程回宫了,她得趁早赶紧收拾一下。

这三个月,她每日都过得很充实,早上呆在屋子里看李大夫留给她的医书,下午则被璃书拉出去山间撒野,萧晗偶尔得空了,也会带她们几个下山去街上逛逛。

璃书性子活泼,花样也多,每日被她拉着四处玩耍,她几乎没有空闲再去想其他。

“姑娘,这枚玉坠可要带回去?”漱玉拿着一块赤红小狐狸玉坠过来,不知该如何处理。

那日她家姑娘外出归来,手里拿着这个玉坠皱着眉头若有所思,也不知道这枚玉坠是从何而来。

这枚玉坠通体赤红,无半点杂质,且雕刻工艺精细复杂,一看就价值不菲,起初她还以为是太子殿下送的,不想她家姑娘却说不是,只冷漠的说是一个讨人厌的家伙送的,之后便随意的丢在梳妆桌的抽屉里,后来似乎也忘了这枚玉坠。

方才她收拾行礼,想起她家姑娘似乎不喜这枚玉坠,本没打算装进匣子里,可又见这枚玉坠实在贵重,这才过来问一句。

林清羽接过她手里的小狐狸玉坠,想起一个多月前,梅岁寒修养好身体,打算下山离开之前,她特地支开璃书,独自去见了他一面。

梅岁寒那次受伤严重,整整在行宫修养了一个多月。

若是寻常人,早在伤口包扎好,能够下床走路之时,便该被送回去,自个儿在家里养伤了。

可不知这梅岁寒究竟有多大的脸面,皇帝竟特许他待在行宫修养至伤好为止,这一养就是一个多月。

她去见梅岁寒,目的嘛,原是为了挟恩以报来着,原本也没想着他能答应她什么,没想到他竟是挺好说话。

“想必你也听太医说了,你能撑到行宫得太医施救,乃是因为我先前在山洞了给你扎的那几针,还有帮你止血,生火给你保暖,虽是纪姐姐开口让我救的你,但施救的人到底是我,如此说来,我也算是你的救命恩人。”

虽然身高矮了他大半截,林清羽还是仰着头瞥他,一副高傲之姿。

“嗯,所以呢?”梅岁寒只是微笑着看她,语气温柔平静,仿佛只是兄长在看自己无理取闹的妹妹。

“咳咳。”林清羽清了清嗓子,觉得他这幅笑容满面的模样一点都不够严肃,自己的气势都要被减弱了。

“俗话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何况是救命之恩,你说呢?梅庄主。”她直接开门见山。

梅岁寒还是温和的笑着,“姑娘大恩,在下没齿难忘,来世必定结草衔环,以报姑娘大恩。”

林清羽皱了皱眉头,来世?

奸商,报恩还有讲来世的?

梅岁寒似没有瞧见她眼里的鄙夷,从容的斟了一杯茶推到林清羽面前,“这是康州来的龙神茶醇爽清新,你尝尝。”

林清羽低头看他推过来的茶,她才不喝,哼!

梅岁寒见她不喝,也没在意,笑着从袖中掏出一枚赤红的小狐狸玉坠,“这枚玉坠我一直随身携带着,梅月庄的管事们均认得此玉坠,现下我将它赠与你,他日你若有什么用得上我的地方,尽管凭此玉坠来梅月庄寻我。”

林清羽一脸狐疑的看着他,真的假的?

思量再三,林清羽开口:“既然是你一直随身携带着的玉坠,我也不好夺人所爱,不如这样,你答应我三个条件,便算抵消了这救命之恩,你看怎么样?”

“你放心,绝不会让你作奸犯科,杀人越货,违反戒律法规。”见他有些迟疑,林清羽立马又补充道。

梅岁寒笑了笑,“姑娘想到哪里去了,在下一介草民,岂敢作奸犯科,杀人越货?”

林清羽在心里默默的鄙夷他,你个杀手头头说这些?

“难道你不愿意答应我三个条件?”林清羽道。

“正如姑娘所言,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姑娘与我是救命的恩情,只三个条件是不是太少了?”

“三个足以。”

“那不知道姑娘是想要我答应你什么条件?”梅岁寒面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意。

“我还没有想好,只要你答应,将来无论何时我提出这三个条件,你都要答应就好。”

梅岁寒无奈摇了摇头:“姑娘可真会讲条件。”

“你不肯答应?”

“怎会?”梅岁寒温和笑着道,“我答应你便是。只望姑娘将来可别将我给卖了才好。”

“放心吧,不会卖你的。”林清羽面无表情道。

若是她没有记错,将来翟大哥会中毒,而解药就在梅月庄。

纪姐姐去求药的时候,这人非要纪姐姐答应他三个条件,而这三个条件没一个是好的,其中一个更是让纪姐姐与翟大哥和离,导致纪姐姐与翟大哥误会不断加深,到最后几乎无可挽回。

她不想让纪姐姐伤心,若是将来翟大哥还是不慎中毒了,那她就反过来利用这三个条件去求药。看他还怎么刁难翟纪姐姐。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我读小说网【wo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青梅竹马竟是男二》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