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心幼崽错穿剧本,摆烂躺平发育》转载请注明来源:我读小说网woduxs.com

桑时昱醒来时已经是天亮了。

他迷迷糊糊翻了个身,映入眼帘是一张肥嘟嘟的脸,嫣红的嘴唇撅得老高,嘴角挂着晶莹的口水。

桑时昱瞬间被吓醒了,他蹭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过大的动静吵到了桑思,她不悦地翻了个身,怀里还抱着大半团被子。

桑时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用力揉了几下,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桑思真的在他家。

桑时昱回过神后把桑思从床上拎了起来,难以置信地说:“你怎么在我家里?”

桑思被他的声音吵醒了,困倦地揉了揉眼睛,像是抱怨地说:“五哥哥,人家还没睡饱呢。”

“睡什么睡。”桑时昱晃了晃桑思的肩膀,“你跟我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在我家里,还出现在我床上?”

他明明记得自己昨天把桑思送回了桑家,桑思到底什么时候跟上他的?

桑思整个人软绵绵地被桑时昱拽了起来,她脸上写满了困意,连眼睛都没睁开,含含糊糊地说:“我昨天没有走呀?”

“没有走?”桑时昱皱起眉头,“怎么可能?我明明看着你........”

说完桑时昱哑了一下,他忽然想起昨天桑思下车时他正好接到上司打来的电话,所以没有亲眼看着桑思进家门。

难道桑思就是那个时候偷偷跟上他的?

桑时昱有些不敢相信,他居然丝毫没有察觉桑思在跟踪他,就连那些老手都做不到这点。

难道是他昨天太困了,

所以才失去了判断力?

桑时昱只能这样安慰自己,否则被一个孩子跟踪都没有发现,这种事情说出去肯定会被人笑话死。

桑时昱深吸一口气,

“起床,我送你回家。”

一听到要回家,桑思紧紧抱住了怀里的被子,那惊恐的小模样让不认识的人看见了,还以为有人要拐卖她。

“我不回去!”

桑时昱看桑思这副抗拒的样子,语气沉沉,“你到底为什么不想回家?”

桑时昱上次就想问了,桑思似乎很抗拒回家,

但是看她跟爸妈的相处,又不像是遭受了虐待。

桑思嘟着小嘴,“五哥哥,我回去的话,就要上很多很多的补习课的,我才不想回去上课呢。”

原本桑时昱还以为桑思会说出什么理由来,原来就是为了逃课。

他不理解这有什么好怕的,他们七个哪个从小不是在这种强压环境下过来的。

要做桑家的人,就不能喊苦喊累。

“那是你的事情,跟我没关系。”桑时昱话里是不容抗拒的坚持,“起来,

我送你回去。”

桑思死死抱着被子不肯撒手,也不知道她一个三岁小孩哪来的力气,一时间连桑时昱都拉不动她。

桑时昱深吸一口气,“你到底想怎么样?”

桑思裹着被子爬到他身边,小手揪住桑时昱的衣角,小小声弱弱地说:

“五哥哥,我跟你一起去上班,好不好?”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狗蕨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我读小说网wo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