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降临,一双美丽而诡异的红色环形双月牙悬挂在夜空中,时刻告诉着靳烬,这里已经不是他原来生活的世界。

但靳烬并没有功夫对着夜空伤感,此刻,他正趴在笼车一角,蜷缩成一团鬼鬼祟祟地做着什么,偶有有金属拨片声传出,但也是十分细微。

笼车队伍已经进入了贤者森林地界,翻过这片山脉,就能抵达多伦小镇了。在哥布林王多哥的授意下,车队在森林里驻扎了下来,待天亮后再出发。红帽哥布林们吃饱喝足,此刻已经围在篝火旁呼呼大睡,只留有少部分哨兵来回巡逻。

也就是说,靳烬能不能逃走,就看今晚了!

“吧嗒!”

一道细微声音响起,喜悦的光芒在满头大汗的靳烬眼中扩散开来,他轻轻咬住自己的舌头,令自己呼吸尽可能稳定,手指轻轻一掰,海泥石**应声打开。

成功了!

虽然这是前世自己尚是小贼时才需要用到的手艺,技术已经生疏了许多,但总算是没有完全遗忘。

取下**后,靳烬转了转生疼的手腕,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自由的世界仿佛已经在向自己招手了,就连那些魔法元素“风之精灵”也比先前活跃了许多,不断萦绕在他身旁跳动。

“艾瑞克,你成功了?”卡仆轻声惊呼道。

“嘘!”靳烬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卡仆急忙捂住自己的嘴巴。很快,靳烬就帮卡仆也解开了**,只是那根钢针也磨损到了极致,“咔”一声崩断了,令靳烬心疼不已,他可是打算用这个解开笼车的锁头的,早知道就应该先打开笼车,再另外救下这位胆小的灰皮哥布林。

“可是艾瑞克,只是解开了**又能有什么用呢?”

卡仆轻声说道。

“没有用,我就是解着玩,现在就帮你重新铐上。”靳烬气呼呼道。

卡仆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靳烬悄咪咪靠在笼边,盯着不远处那名躺在地上呼呼大睡的红帽哥布,准确的说,是盯着它腰间的那串钥匙。待巡逻的红帽哥布林一离开,靳烬集中精神,努力驱动那些风之精灵在那串钥匙上凝聚。

很快,这些绿色的小家伙们将钥匙串轻轻托了起来,可惜靳烬能够操控的风之精灵实在是太少了,钥匙串微微浮动后又突然坠了下去,睡梦中的红帽哥布林弹坐起来,瞪着猩红的眼睛四处张望。

确认没有异常后,那哥布林挠了挠腰间,翻了个身继续睡了下去,不一会儿,呼噜声又响了起来。

笼车中,靳烬和卡仆缓缓升起脑袋,偷偷松了口气。

“奇怪,我为什么只能控制这么少的魔法元素?如果再多一些风之精灵加入进来,一定可以将那串钥匙摘下来!”靳烬惋惜道。

卡仆沉吟片刻,说道:“魔法的强度和你的精神力有关,要么是你感知的魔法元素太少,要么是你与它们建立联系的‘触角’太少。前者是天赋,后者是能力,艾瑞克,你是哪一种情况?”

“魔法元素怎么样才算多?”

“你能看见多少风之精灵?”

“漫天都是。”

卡仆惊讶道:“如果是真的,你有成为大魔法师的天赋,这对一个精灵族的人而言太不可思议了。”

靳烬挑了挑眉,开玩笑,小爷我前世可是千年一遇的武学奇才,你这种毫无技术含量的彩虹屁我耳朵都快听出茧子了。

“艾瑞克,你可以不要笑得那么难看吗,嘴巴快咧到耳根了。”

“咳咳,天赋没问题的话,要怎么增加’触角‘呢?”

“需要经过持续并且专业的训练,这个卡仆也不懂,主人只在日记里提到,要学会一心多用。”

那不就是花心呗?这个我熟啊,逍遥门一年一次的合欢盛宴上,我最多时候试过同时与一百零三名女弟子双修呢。

逍遥门是靳烬在武侠世界创建的门派,只收姿色艳丽的女弟子,主打一个怎么伤风败俗怎么来,因而被视为江湖第一魔教。那些个名门正派虽然对逍遥门咬牙切齿,却偏偏打不过靳烬的“北冥神功”,也奈何不了靳烬。最后各大门派组成“屠魔联盟”夜袭逍遥门,刚刚练完功“精疲力尽”的靳烬不敌众门派,这才含恨而死。

所谓双修,就是身上不加一物,肉体与肉体相连,双方同时运转合欢**,实现精神与真气双循环的修炼方式。这种修炼方法的好处是能够将自身冗余的真气填补到对方的缺口中,也能从对方身上夺取真气完善自己的**,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大系统共享机制”。

只是他选择的连接部位就值得商榷了。

靳烬二话不说立即盘腿打起座来,外散的精神力开始凝聚,又分出越来越多的“触角”,将空气中越来越多的风之精灵驱使到了那串钥匙附近。

钥匙串再次飘浮起来,这次比先前那次稳定了许多,在靳烬的控制下,钥匙圈开始缓缓旋转,从红帽哥布林的腰间挣脱出来,缓慢飘向了笼车。

卡仆也将手臂伸出笼车外,试图抓住钥匙串。

再近些......再近些......只差一点点就能拿到了......

就在它的手指即将勾到那串钥匙时,一只绿色手掌抓住了那串钥匙。

卡仆惊恐而绝望的看向不知何时已经醒来的红帽哥布林,任何时候**的罪行都是不可原谅的,它甚至已经看见了自己和靳烬被架在火柴上被烧死的模样。

红帽哥布林眼中充满怒火,举起短剑“哇哇”着就要将卡仆的手臂砍下,突然,一支呼啸而来的箭矢从侧面贯入了它的脑袋,巨大的冲击力竟然将它撞在了笼车上,发出“当”一声巨响。

卡仆顺势一勾手,将钥匙串捞入了自己的怀中。

这声巨响将靳烬和卡仆吓得不轻,这是怕那些红帽哥布林睡得太死所以叫它们起床吗?

不等靳烬骂娘,丛林中钻出了许多影子,既有皮肤黝黑的半裸男人,也有浑身毛发的凶猛动物。

他们嘶吼着冲入了车队中,将睡在地上还未反应过来的红帽哥布林果断杀死,又与闻声赶来的哥布林哨兵厮杀起来,一时间,笼车队伍到处都是火光与叮叮当当的打斗声,亮如白昼。

“快,现在赶紧打开笼子,我们趁乱逃走!”靳烬也反应过来了,有人劫狱!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我读小说网【wo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尽吞噬:我在西幻世界杀疯了》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极品嫂子

极品嫂子

李清狂
☆☆☆本书简介☆☆☆哥哥走了,留下一个漂亮的嫂子,这个嫂子美得真是人间尤物!...…
其他全本287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