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山昼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我读小说网wo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桑褚玉思忖一阵,微直起身。

【虐心值+1,已积攒:78点。】

又加了?

她盯着那截枯根,稍往下弯腰。

【虐心值+1,已积攒:79点。】

她又重复了一遍拾捡树根的动作。

【虐心值+1,已积攒:80点。】

桑褚玉面露错愕,瞳仁微颤。

见鬼了!

这年头树根也能做替身了吗?

还是截瘪掉的枯树根。

可她还没说词儿啊。

裴雪尽的声音响在耳畔:“根据系统反馈,是某个替身反应过来自己正被当作代替品——这应当也算作一个虐点。”

……

挺好。

希望以后都能这么省事儿。

她暂将这事儿抛在了脑后,拾起那截梨树根。

这截树根已经被虫给蛀烂了,根身干瘪枯萎,上面见着密密麻麻的小洞。

轻一掐,些许树液渗出。

但并非血红,而已变成了深褐色。

这截枯根已没什么用处,她丢回地上,跟上了蒲栖明。

又拐过两道弯,跟走过葫芦腰似的,眼前陡然宽敞许多,是一处开阔地穴。

而那株血梨树的根,就交错虬结在地穴中间。

发达的根系穿透了虫巢,又深深埋入地底。远远望去,竟如一片深褐色的密林。

跟她刚才捡到的那截枯枝差不多,这地底的血梨树根也都被蛀出了大大小小的虫洞。

密密麻麻,堪如蜂巢。

蒲栖明停在地穴前。

他们四周漂浮着夜明珠,但也仅能看见地穴一角。再往里去,还不知这地穴究竟有多大,树根又有多少。

“方才一直没听到虫妖的动静。”他道。

桑褚玉倦垂着眼。

这地底逼仄潮热,空气也不流通,哪怕提前服过换息丹,也不可避免地觉得困乏。

“嗯。”她慢腾腾地往外送字,“虫子,还在。”

的确听不见声响。

但这地穴之中涌动着浓厚的妖气。

想来,那些虫妖只怕都蛰伏在暗处,等待着啃咬他们的时机。

蒲栖明看向她:“这些尸虫是依靠亡魂死气存活,没法除净。好在修为低,不会轻易靠近我们——褚玉,你以为如何?”

桑褚玉登时有种面对剑派考核的错觉——如何在虫妖环伺的地穴里挖树根。

她敛下其他心思,说:“刚才来的路上我看见了一截枯枝,是被刀刃砍断,先前应有修士来过此处。”

蒲栖明:“血梨树液是难得宝物,自然有人来找。”

“那截树枝——”桑褚玉忖度着更恰当的说法,“已经被死气腐蚀得不成样子了。”

蒲栖明微怔:“你的意思是……”

桑褚玉点点头:“那人已经死在了地底。”

树根还没烂完,应该没死多久。

“但这地底并未瞧见白骨尸首。”蒲栖明道。

桑褚玉想了想,从怀中取出一张手掌大小的假人纸片。

往里注入妖气后,她轻一吹——

纸人顿时活了过来。

它舒展了两下身子,随后跃下掌心,像只小雀儿似的蹦蹦跳跳往血梨树根跑去。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其他连载15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