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水之阳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我读小说网wo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某天下午,沈明都就接到了张孟真打来的电话。

电话里的张孟真语气十分紧张急促。

“沈先生,我想要见您一面。”

沈明都的脸色微沉:“你现在在哪里?”

“我现在不太方便说,”电话那边停顿了一下,压低声音道,“不过我给您寄了封信,等您看完信就清楚了。”

他说着便匆匆挂断了电话。

沈明都站在电话机前,脸色凝重。

他没有将这件事知会傅传琬,而是告诉佣人一旦收到信便立刻拿给他。

第二天一大早,沈明都便快步下楼,正好碰到从小厨房里出来端着餐盘往餐厅走的张妈。

他立刻问:“早上有信送到吗?”

张妈一愣,紧接着连忙点头:“有的少爷,我这正准备给您送过去呢。”

沈明都问:“在哪儿?”

张妈见沈明都着急火燎的有些奇怪,但还是赶紧道:“我收在客厅了。”

沈明都疾步走到客厅,见客厅的茶几上放着一摞报纸,下面露出一角牛皮纸颜色的信封。

他抽出信封拆开,见里面有一盘磁带和一枚车钥匙。

他打量着那车钥匙,瞧着制式像是厢货一类的运输车的钥匙。

随即他又抽出信封里的磁带,将那磁带插|进播放机里,按下开关。

播放机里先是播放出嘶拉嘶拉的声音,像是在什么很吵的环境,紧接着张孟真的声音响了起来。

他的声音十分急促,带着明显的喘气的气音:

【沈先生,劳烦你拿着钥匙去南六中路星景南街,到时候能在街边看到一辆白色厢货,你开着这辆厢货去重南街45号,我在那里等你。】

紧接着,磁带里的声音便戛然而止。

沈明都将磁带倒放,又仔细听了一遍。

他沉着脸思虑片刻,紧接着便快步走到桌案前,从抽屉里翻出个黄页本来。

他骨节修长的手往后翻了几页,然后在某一页停顿住。

重南街45号,在黄页本上标注的是一家叫做五星肉联的肉联厂。

他又思索片刻,然后便将那把钥匙揣进口袋里,随后换上身低调的休闲装,又拿了个鸭舌帽扣在头上,之后径直出了大门。

沈明都离开陆家后,没有开家里的车,而是打了辆黄包车径直去了南六中路星景南街。

南六中路星景南街位于奉津的郊区位置,那里位置偏远,远离市区,平日里来往的行人不多。

一到那里,他果然瞧见在街角的位置停了辆白色的小厢货。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