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潜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我读小说网wo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令澈抿着唇不说话,眼神沉静如水,又如春水般清澈洞然,倒映着杜若槿的身影。

由于距离的拉近,两人气息交融,暧昧的氛围在这静默无声的对视中发酵。

女子眼眶周围盈盈地泛着一层水光,一双似嗔似怒的瞳眸里含着若有似无的朦胧雾气,凝脂般的雪肤上浮着细弱的绒毛,半点红妆不染,却有清水出芙蓉般无可挑剔的妍丽。

“先生怎么不说话?是因为被我说中了吗?”杜若槿同令澈拉开距离,语气中带着点恶劣的玩味。

令澈只是隐忍地闭上眼睛,淡漠地说道:“若是怕被我算计,大可放我离开。”

杜若槿轻哼一声,不打算继续和他在这打哑谜了,直接摊牌:“先生一直舍不得离开,如今却忽然说要离开,可是因为你的梦魇就在这里呢?比如说我。”

即便他不说,杜若槿也不是完全猜不到他在害怕什么。

约莫是怕和她真的闹出什么师徒失伦之事,最后不但什么也得不到,还毁了各自的名声吧。

见他依旧阖眸不搭理她,杜若槿也不恼,

伸手朝他眼前探去,却被他准确地扣住了手腕,杜若槿弯了弯唇角,借着他的力道,直接矮身跨坐到了他的身上。

令澈一下睁开了双眼,瞳眸之中是克制不住的震颤。

“舜华,你......”

杜若槿听见他带着一丝喘息的询问声,并未回答,只是用另一只没被她制住的手轻抚他的脸颊,手指轻轻往下滑过他的脖颈和喉结,最后停在了他的心口处。

“告诉我这里是为何而疼的,好吗?”

她微微侧着身子,凑近到他耳畔,轻柔的吐息里带着一丝蛊惑。

尽管他的呼吸变得粗重,却依旧没有按她所料想的那样就范,他只是用那双满含难言情绪的眸子看着她,仿佛看的不是眼前人,而是看着什么遥远而又缥缈的存在一般,带着偏执的渴求。

杜若槿索性再次用手攀着他的肩膀,偏头在他耳畔轻轻地吐气,感受到原本虚握在她手腕上的手加重了力道,又在他泛红的耳垂上轻啄几下。

“澄晦。”声音无端甜腻,好似带了钩子一般。

右手紧贴着的胸口下,心脏的律动早已快过平常。

见他眼眸瞬间睁大,却依旧顽固地坐着,既不推开她,也没做出别的更大幅度的反应。

恍惚之间,杜若槿又想起了她在安祈国时还未进宫当公主伴读,与令澈共处的那一夜。

那时的他对她的接近是抗拒的,如今不过短短数月,抗拒却转变成了隐忍。

耳畔的低喘不断,她在想,他现下一定忍得很辛苦吧。

如此想着,杜若槿愈加放肆起来,挣开他的手。

双手撑着他的肩膀,在他喉结上轻轻咬了一口,她能清晰地感受到令澈的身体轻颤了一下。

下一瞬,他忍无可忍地揽住她的腰,将她抱起走到床边放下,而后俯身牢牢地将她禁锢在了怀里。

亲吻如狂风骤雨般袭下,带着仿佛要将身下的人吞吃殆尽般的狠厉。

杜若槿闭上双眼,放任他的索取和渴求,甚至抽出手紧紧地抱住他。

她也不知他们二人如今谁更喜欢谁多一点,谁舍不得谁更多一些。

沉浸在这片刻的亲昵里,思绪渐渐混沌起来,太过激烈的热吻终究令她有些承受不住。

令澈慢慢地停下,撑着手半伏在她上方,右手在她脸颊上轻抚,嗓音沙哑:“你这样,会让我误以为你是爱上我了。”

杜若槿无言地看着他,此刻她的脑子仍有些昏沉,抬手轻轻抚过他发红的眼尾和眼下那颗泪痣,声音夹杂着息喘在耳畔回响了一遍又一遍,才想明白他在说什么。

眼神不自在地想要避开,却被他牢牢地定住,只能转而问道:“你不怕同我在一起会毁了你的清誉吗?”

而且阻拦在他们之间的不仅仅只是这世俗的伦常,还有国别,他们是各自国度的皇族子弟。

除非她的父母再为她生一个弟弟或妹妹,否则她永远不可能会嫁给他。

令澈叹息了一声,只轻声吐出两个字:“不怕。”

“所以你究竟在怕什么?”杜若槿再次回到起初的话题,他越是想回避这个问题,她便越不能轻易放过。

他定定地看着她,良久,才开口说话。只是说的却不是杜若槿想要听到的回答:“待此术解开了,我再告诉你。”

说罢,他便这样侧着身子,为她整理有些凌乱的衣衫。

杜若槿却是不依。

手指向上沿着他的手臂向上攀附,抵达肩膀处,反手将他往下带。

“你要做什么?”令澈呼吸仍旧不稳。

杜若槿见拉不动他,也不去费劲了,挪了挪身体,将手环在他腰上,脸埋在他胸口,闷声道:“既然你不肯说,那我便一直缠着你,缠到你肯说为止。”

“舜华,别闹。”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