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吗?”

扶祗接过银伯做好的夜宵,挑眉问长生。

长生笑着摇头:“不敢,没有钱了。”

扶祗轻笑一声答道:“今天我高兴,便宜你小子了。我告诉你,银伯可不是随便就去给客人开小灶做夜宵的。”

长生挪了挪凳子,坐到桌旁,却看到银伯蹲在那里将虾一个个剥好,放到茅小宝跟前的一个精致的天青釉小盘子里,不禁连连惊叹:“老板,想不到你对自己的猫这样好。”

扶祗侧目看了看正在大快朵颐的茅小宝,咂了咂嘴:“这可是个讨债的。”

茅小宝听到后,尾巴不耐烦地左右摇摆,一下一下拍打着地面,可眼睛却始终不离银伯那正在剥虾的手半分。

而这句话也仿佛触动了长生的某段心弦,他顿了一下,放下筷子,又悠悠地讲了起来。

予安说他自小生活在南方,和母亲一起。而他的父亲更像是以一个称呼而存在的,一年也见不到两面。

长生笑着说道:“你娘人很好,又温柔,那次去你家我听到过她的声音。”

予安摇摇头:“那不是我母亲,她是我的姨娘。”

长生顿时有些语噎,但又不能让话题冷掉,继续说道:“那你爹,他、他虽然脾气古怪些,人还是很强的,拥有那么多兵马,三两下就把府衙那些衙役震住了。”

“男人强就一定很好吗?”

予安盯着长生问道,他的眼睛像繁星般璀璨。

“那是自然。我们方家有句祖训——男人不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方长生深以为意地点头道。

“男人强就一定有什么意义吗?”

予安依旧盯着他,这是神色却越来越严肃,甚至带着几许的急躁。

“男人强大是没有错,但是,所谓强大,理智,聪明,正直,并不能保证你自己不会犯错,并不能保证你就一定会过得幸福。而且越是强大犯的错误就会越严重,结果就会越无法挽回。”

长生听得愈发糊涂起来,迷茫地眨着眼睛。

予安继续说道:“我只想告诉你,强大不是幸福的充分必要条件,从来都不是。”

他抬头看了看月亮,那天乌云很多,月亮的轮廓也看着不甚清晰。

予安接着说道:“我爹常年在外领兵作战,偶尔回家。我母亲也不怨他,总是在知晓他快要回来的时候将家中各房间都换上崭新的鹅黄色的被单,帷帐,然后亲自下厨去上一桌饭菜。我母亲很喜欢鹅黄色的,所以父亲也常常给她捎回各种鹅黄色的布匹。我敢打赌,你这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鹅黄色的衣物床单。”

长生点点头,没有打断他。

予安继续说道:“在我八岁那年春天,母亲又有了身孕,我摸着她的肚子说,要有小弟弟小妹妹来和我一起穿鹅黄色的衣服了。母亲笑着摸了摸我的头,眼中满是慈爱,她问我喜欢弟弟还是妹妹,我说我喜欢妹妹,这样我以后会买各种漂亮的衣服给她,然后等她长大了,有喜欢她的人的时候,我便玩命的使唤他们,哪个能坚持下来,哪个就做我的妹夫。”

长生笑道:“你个鸡贼,自幼便这样了。”

予安不置可否地笑笑,骨节分明的手指搭在腿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轻叩着。

“那一年,父亲去了北疆,前线屡传捷报,而我和母亲却在一个傍晚被人掳走。我们被关在一个看不见外面的房间里,破败不堪,三餐只有些馊了的饭食。我问母亲,为什么父亲不来救我们。母亲坚定地说道,他一定会来的。是啊,她总是那么的相信着父亲。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一天门外出现骚动,听语气应是父亲的部队大胜,而抓我们的北疆首领下落不明,他手下的人忙着逃命,便放火烧了这间屋子。

“母亲倒在地上,腿上压着燃烧的房梁,看不清脸,我用肩膀扛住她往外面拉,有湿湿的东西一直从她身上流到我腿上。烟越来越浓,我们的头发被烧着了,一股焦味儿,呼吸越来越困难,什么都看不见。终于挪到了门口,我用力推门,门就是打不开,从外面被顶上了,我浑身的力气顿时没有了。母亲从我肩头滑下去重重倒在地上,粘稠的血连在我们之间,又一根房梁被烧断了,压向地上的母亲,我扑了过去,只觉得背上炸裂般的疼痛,我只能用手紧紧地撑住地面,不让碎片碰到母亲,可是我的身体都好像失去知觉了,唯一的意识来自死命用力的手臂。”

长生的心随着予安的故事逐渐被揪紧,有些无法呼吸。

而予安却依旧平淡地讲着:“后来救我的郎中说,我的手一直就是这么向前举着,怎么按都按不下来,肌肉整个似僵住一般。我醒来之时已是十日后了,父亲守在我床边,又黑又瘦,满脸胡茬。我说父亲,你回来了,你可知母亲一直在等你。他说,我知道,我买回了鹅黄色的布料,她本来可以用来做京城最时新的长裙的。

“说这话的时候,他表情很平静,只是眼泪一直往下流,眼睛红得不见眼白。父亲的副将说,那日我与母亲被救出来后,他一直很平静地看着母亲的尸体,。不对,是母亲和我妹妹或弟弟的尸体。然后守在床边等我醒来,只是他的眼泪一直没有停过。”

想起往事,予安吸了吸鼻子,长生想要安慰,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只得低着头沉默不语,静静听他继续讲述着。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我读小说网【wo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红尘客栈》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1万字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
日落大道

日落大道

卡比丘
陈泊是亚联盟最年轻的大校,授总统勋章。然而不久后,叛国,弑父,四起证据确凿、手段残忍的谋杀。陈泊桥被当庭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其他全本26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