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舟侧畔过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我读小说网wo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斯幽坐在一个小板凳上,大长腿曲着,显得有点憋屈,“嗯,他是想要冲十大,前段时间还来问我关于冲击十大副本的注意事项。

你们说我能跟他说什么?

只能说要他好好的对他的鬼卡,多准备一些道具,我还能说什么?”

琼羽默默的站在一边,看着另外一个水晶球上显示的画面,“昱日陷入沉睡了。”

听见琼羽的话,语晖回头看了一眼,“还真是,已经被纺锤扎到手了。”

琼羽的这一句话,把几个人的目光都吸引过去了。

苡蓁看着陷入沉睡的奥罗拉,摩挲着下巴,“昱日的女装还真的很好看啊。”

忘晓瞥了他一眼,“你小心栖迟知道。”

苡蓁无所谓的摆了摆手,“你们不说,没人会知道的。”

简书乜了她一眼,“不告诉栖迟可以,那就去告诉沉久吧,我觉得他应该会愿意知道。”

苡蓁的动作顿了顿,装模作样的一脸狠厉样上前要去掐简书的脖子,实际上也没有用多少力。

琼羽的又一句话打断了他们的动作,“那是云螭,应该就是栖迟。”

语晖点了点头,“是的,云螭就是云持,也挺帅的,两人配一脸。”

斯幽看过去的时候笑了笑,“我感觉栖迟是在靠着燮给自己谋福利,上一次是男朋友的关系,这一次世界直接是老公的关系,谁知道下一次会是什么关系啊。”

听见他们说自己的名字,燮本燮,主系统的声音终于忍不住幽幽的响起,发出灵魂质问,“各位,各位,我让你们进来就是在这玩的吗?你们好歹动一动吧?

你们知道副本的完整剧情了吗?

你们知道两个副本为什么会融合吗?

你们找到两个执念之鬼了吗?

你们完成获取任务了吗?

你们完成探索任务了吗?

你们还想出副本吗?

你们好歹都是十大,之前都是修复错误副本的,现在也都愿意进来,就不能对错误副本有点责任感吗?

我答应让你们进来是让你们来磕cp的吗?”

听见主系统的一连串问话,六人随便找了个身边的人对视一眼,最后推出斯幽为代表。

斯幽无奈的伸了伸蜷着不太舒服的腿,“燮,我们有过副本,你看我们就知道奥贝利亚现在在哪,也知道雾之海里发生了什么,还知道和睦小区的执念之鬼是云沐。

我们都在过着呢,只是现在放松一下过来看看其他人而已。”

主系统冷笑了一声,“呵,所以你们想要看一下其他人,就把副本中的npc揍了一顿,然后抢走人家的水晶球,让忘晓给你们放直播是吗?你们是在过副本吗?”

“还有,你们可是有六个人呢,他们只有三个人。

你们还是我亲自审过去的十大,要是你们还跟他们三个一样的进度,我都要怀疑自己的眼光了。”

苡蓁加入对峙的阵营,“哎呀,我们要进来不就是因为昱日吗?要不是因为他我们才不进来呢。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首席医官

首席医官

银河九天
内容介绍:挽救你的生命,即挽救你的政治生命。机缘巧合之下,踏入了半官半医的“御医”之列。在展现中医强大魅力的同时,曾毅也实现着自己“上医医国”的理想,一步步直入青云!本书目前已经正式结册出版,出版书名改为《首席医官》,喜欢本书的兄弟姐妹,可以关注购买,全国各大书店及当当网等有售。(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其他全本607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