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凡,他被“分尸”了!

他那一具至强的真身,足以搏杀准仙帝的无上体魄,在这一日被撕裂、瓦解!

哪怕有两口铜棺在前阻拦,却也挡不住那石罐上的势能倾泻流转,恍惚间是一群仙帝的共击,摧枯拉朽,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血,染红了净土,无敌的邪主倒下了,真身散碎,抛洒在净土阴面的异象世界,像是在致敬历史,致敬先祖。

昔有黄帝,斩杀蚩尤,肢解分尸!

此时此刻,恰如,彼时彼刻!

叶凡的头颅,落在“地府”;他的四肢,落在“浮土”;他的身躯,落在“葬坑”,他的脏腑,落在“魂河”!

“吼!”

纵然惨烈至此,瞬间被秒杀,叶凡虽惊却不乱,残躯在发光,试图重组、再生。

他还没死!

到了他这样的层次,想死真的太难了。

何况他所修的法,所走的路,在轮回中辗转,在死生间徘徊,怎会轻易倒下?

多少大风大浪都闯过来了,多少次死去活来,叶凡早已被磨练出来,即使生命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他也不会放弃!

“轰!”

叶凡的头颅震动,流血的七窍中迸射出一束束惊天光柱,贯穿无尽时空,是在牵引肉身!

“咔嚓!”

“葬坑”在幻灭,是叶凡的躯干在响应。

“哗啦啦!”

“魂河”在干涸,有璀璨光团闪耀,是叶凡的脏腑释放活力。

“轰隆!”

“浮土”飞扬,有四根从天而降的“四极天柱”在拔地而起,要撕裂时空而去!

如果不出意外。

下一刻,叶邪主就将原地复活,再战天下。

可惜。

意外发生了!

“轰!”

无量光爆发,那界海的天穹上,这一刻有密密麻麻的线条纹络交织、扩散,以两口铜棺与一口石罐为源头,席卷诸天!

这一幕,太神异了。

一种莫名的气息升腾,让无数生灵都感觉到了恐怖的压抑。

有天外道祖变色,欲要腾空而起,撕裂时空远遁,却发现这一刻身体竟然不听使唤了!

不。

不只是身体,还有那天地万物,那世间万道,都恍惚间多了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正在努力“复活”的叶凡遭了大劫,那些线条中、纹络里,有着难以言喻的诡异秩序,对“轮回”的道有绝对的统治、压制,而他则首当其冲!

谁让他依托轮回,开创金丹法?

轮回的气息,早已将他腌入味了,平常时候享受好处,如今似乎连本带利的都要吐出去。

“噗!”

血雾炸开,叶凡的残躯像是被碾压而过,有一柄恐怖的轮回天刀斩下!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极品嫂子

极品嫂子

李清狂
☆☆☆本书简介☆☆☆哥哥走了,留下一个漂亮的嫂子,这个嫂子美得真是人间尤物!...…
其他全本287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